木有心之

一个小号,偶练专用

若无意外


于圣诞夜


难归


别等


随缘


勿念

【毕侃】【航线日记day39】《小少爷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2

和李希侃混熟了,毕雯珺倒觉得这小少爷还有那么三分可爱。

他家里应该很有钱,毕雯珺想,可是从外貌来看,一点都看不出他很有钱,穿着也很普通,除了第一天开来片场的车之外,之后都没有再开车了,甚至,李希侃连个正儿八经的包包都没有,每天装杂物的,都是一只白色的无纺布购物袋。 

另一件事情是,这小少爷挺抠门的。

剧组的盒饭一般都会有多,怕有的人饭量大吃不饱可以吃两份,李希侃肠胃不好,一般一份都吃不完,但是矿泉水和饮料他倒是会多拿几分,用他的话说,免费的不拿等于扔。

毕雯珺一度很想问他怎么这么抠门,但后来倒是想明白了,大概就是,越有钱的人越抠门。

从睡同一顶帐篷开始,毕雯珺和李希侃倒是多熟悉了几分,李希侃是来做监制的,原则上他只要坐着就好,还有权利指手画脚一下,但是事实上到了第二天,他连坐都坐不住了,就满片场跑着,看谁忙不过来都搭把手。

他热心倒是获得了不少好评,毕竟也没人敢对他有什么差评,毕雯珺倒是提着心吊着胆的,片场用的灯都很重,灯架也很重,如果不小心滑了手,是可以直接从手上夹掉一块肉的,李希侃手套都不带就去帮灯光老师调整灯光,毕雯珺追在屁股后面赶过去,手忙脚乱的给他套手套。

李希侃低头看着毕雯珺给他戴手套,小声的说了一声谢谢。 

“没事,”毕雯珺顺手揉揉他的脑袋,“片场安全第一。”


和李希侃混熟之后两人的肢体接触莫名的多了起来,毕雯珺原本不是一个喜欢肢体接触的人,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看着李希侃低着头的样子,他总想摸摸他毛茸茸的脑袋,带着一点闹猫逗狗的感觉,下手不重,倒是有几分宠溺的意味。

李希侃对他的肢体接触倒是十分简单,他会帮他捏肩。

有时毕雯珺在片场里忙碌一阵回到帐篷下面,他低头记录一点东西,扭扭脖子,李希侃就会凑过来,一双软软的小手攀上他的肩膀。

“我给您捏捏肩?”

小少爷调皮的歪着脑袋冲他笑,他就忍不住伸出手圈住那颗小脑袋揉一揉,这个姿势倒像是他在占便宜一般,只要他一用力,那颗小脑袋就会砸在自己肩膀上。

但是他没有。


片场生活就过了几天,拍摄结束后,李希侃邀请导演和毕雯珺等一些关系比较好的人去他家里玩。毕雯珺原本只是知道,李希侃应该是个有钱人的小少爷,但是在找到李希侃家门的那一刻,他还是震惊了。

李希侃家的公寓在寸土寸金的地段,抛开这个不谈,从小区院门进门开始,毕雯珺就持续陷入震惊。

门口的保安并没有直接允许他们进去,而是通过一个特殊的视频对话装置,和李希侃进行了对话,得到了李希侃的确认后,才放他们进去。毕雯珺从小区进门开始找李希侃家所在的楼栋,在这寸土寸金之地,这小区花园般的绿化让毕雯珺再多一度目瞪口呆。

等终于进到李希侃家时,毕雯珺的震惊已经扩张到了最大化,李希侃的房子大约一百七十平,只有他一个人住。

毕雯珺躺在李希侃客厅的懒人沙发上长吁短叹。

“你说,”毕雯珺看了一眼和他一起来的导演范丞丞,“我得工作多久才能买下这么一套房?”

“别做梦了,”范丞丞端着红酒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,“我把你卖了都买不起。”


“在聊什么?”李希侃从厨房里端了点心出来。

“在聊……”毕雯珺转转眼珠突然笑了。

“在聊什么时候,你能在这个房本上加上我的名字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【毕侃】【航线日记day37】《小少爷》

*突开新坑

*所以说最近遇到了很甜的事情可以写一下

*知道内情的水饺老师请不要说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也不知道LOFTER又抽什么疯


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



【毕侃】【航线日记day35】《在网吧不要随便捡菜鸡》

*越来越忙就越来越晚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9

试训结束后,所有参加试训的人先各自回去了,剩下的留在试训室里讨论结果。

“这个,”李希侃已经不恐惧了,他拿着激光笔指向大屏幕上的一ID,“独狼作战能力很强,战斗意识也不错,最可贵的是他心态很好。”

“这个,我个人不喜欢他,他的风格太过凌厉,是个利刃,但起不到盾的作用,不会保护队友。”

“这个,团队意识很好,不管分到什么角色都能快速适应自己的位置,哪怕是医疗兵,但同时这也是他的缺点,他太过专注于自己的位置,以至于不会去帮别人分摊任务。”

“而这一个和他刚好相反,他愿意干所有的脏活累活,但是太过愿意了一点,明明是医疗兵,但是却跑到了突击位,这被打死了,不就相当于给对手送药吗?”

李希侃分析完了每一个人,转身看向毕雯珺,突然间最后一句话就哽在了喉咙里。

“这是我……”

“个人的意见”几个字就是说不出来,李希侃甚至突然间失去了另起一句的能力,这种情况也是会有发生的,李希侃索性闭了嘴,一般来说,一时半会儿他是不会再开口了。

“是他个人的意见,”毕雯珺接上了他的下半句,“其他人还有什么意见,都拿出来说。”


李希侃不是没有看过医生,耳鼻喉科口腔科内科甚至神经科都找了个遍,最后找到了心理医生,医生说,这大概是一种PTSD,他曾经经历过的某件事情造成了他的一个心理阴影,而这种突然口吃的毛病,就是一种应激反应。

可是要说经历过什么,李希侃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。他觉得他的人生一直很平淡,平淡且知足,似乎没有经历过什么重大的挫折,或者创伤。

所以就这样吧,就算是个口吃,话说不清楚,但是脑子好使,就行了。

除了话说不清楚之外,要说李希侃还有什么重大缺陷,那可能就是打游戏了。

不管是moba类游戏还是FPS类游戏,他一概玩不好,平时很灵光的脑子,到了游戏里,就指挥不了手也指挥不了脚,搞得自己手不是手脚不是脚。


“为什么需要在短时间内提高吃鸡的技能?”毕雯珺问李希侃。

“这个倒是说来话长。”李希侃捧了杯咖啡慢慢的喝着,不知道为什么毕雯珺这里的咖啡好好喝,李希侃本身就是一个重度咖啡中毒患者,从吃完晚饭开始他就一杯接一杯的没有停下来过。


一周前,也就是和毕雯珺在网吧相遇的那周的周一,李希侃无意间在微博上刷到一个吃鸡比赛,原本这种微博李希侃都是刷到了就直接跳过的,但是这一次他留意了一下,因为原博是他们学校的官博。

这是他们学校组织的吃鸡比赛。

当然即便是这样也不一定会引起李希侃的注意,于是这条微博很快就被李希侃刷了过去,这种活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大学生喜闻乐见的活动,虽然李希侃不会玩,但他也不会特别反感。

再听到这个活动被提起是因为陆定昊说到想去参加,陆定昊本身就很沉迷于吃鸡而且技术不差,要去参加也是在意料之中,可是那晚回宿舍李希侃发现罗正也在磕磕绊绊的打吃鸡,这就让他感到很离奇了,罗正技术并不好,当然比自己好那么一点,可是他很少主动打游戏,除非是有人喊他一起打,他才会加入。

“怎么了你们一个二个的。”李希侃困惑的挠头。

“你没看奖金吗?一等奖奖金很高的!”罗正忙里偷闲的回了一句,乘机还朝着一个人开了几枪。

李希侃再找到那条微博看了一下,才发现了问题所在,本次吃鸡大赛的主办方虽然是学校,但是奖金真的高的离奇,在这样一个特等奖学金只有两千块的学校里,一场电子竞技比赛的一等奖奖金居然有两万块。

不止如此,一等奖除了现金两万块,还有一台配置很高的笔记本电脑。


“我一直没买笔记本电脑,每次用学校机房电脑写论文写得我头疼,但是也没办法。”李希侃耸耸肩,“倒是可以用两千块的奖学金买个最便宜的。”

李希侃从咖啡杯上抬起头,见毕雯珺盯着他不说话,于是冲他笑笑:“我家庭条件不是很好,上大学基本上靠助学金,笔记本电脑对我来说是奢侈品。”

毕雯珺下意识的看了黄明昊一眼。

“别看我,”黄明昊立马举手投降,“我明里暗里旁敲侧击的想送我哥一台电脑,可是他不肯,哪怕让他把我的旧电脑先借去用他都不肯。”


李希侃放下咖啡杯,拿起手机摆弄了一下,突然发现左上角显示的时间,凌晨2点。

“卧槽!”李希侃嗷一嗓子就跳了起来,“什么时候就这个时间了!”

“怎么了?”生物钟异于常人的电竞选手们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奇怪,这不是一天中正应该high起来的时候吗?

“我宿舍肯定已经关门了,这么晚回去要被记晚归了。”李希侃抓起手机和背包就准备往门外冲,却被毕雯珺抓住了手腕。

“别回了。”

“跟我睡吧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【毕侃】【航线日记day33】《在网吧不要随便捡菜鸡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8

黄明昊小时候有一个好朋友,是邻居家的哥哥,哥哥长得很好看,也很乖,喜欢看书画画,不喜欢疯跑着玩。

后来那个哥哥在7岁时发了一次高烧,很严重,哥哥去了医院好久,等哥哥回来的时候,就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
哥哥有了特异功能啦!

哥哥从此真的成了别人家的孩子,他可以一心多用,同时看电视写作业看书听音乐,你要问他电视里刚刚最后一句话是什么,他能回答出来,你要问他刚才的音乐最后一句歌词是什么他也能回答出来,你再去看他的作业,哇!全对哎!

哥哥还有了过目不忘的能力,记忆力卓绝超群,让小学生最痛苦的“阅读并背诵全文”,哥哥只要看一遍就好,他能背的一字不差。

可是天才的代价就是,哥哥开始口齿不清,说不出话了。


“恭喜啊,”黄明昊一摊手,冲毕雯珺一笑,“你捡了个天才回来。”


毕雯珺一回头,李希侃不在大屏幕前,毕雯珺再回头,发现李希侃不知道什么时候去到了背后的OB区,大屏幕上的监控是由专门的OB人员控制,调出各个不同的战斗画面给毕雯珺他们看,而OB区有几十台电脑,可以同时看到所有队伍的比赛情况,以及大地图上的移动情况。

李希侃嫌OB调出画面太慢了,直接自己走过去看了。


朱正廷站在大屏幕前都不得不感叹李希侃的排兵布阵,他在保证每个组人员相匹配的基础上,又没有严格按照突击手狙击手指挥者的搭配来排列,给了大家无限的可能——比如把三个投掷物高手放到一组。那场面,从天而降哗哗的各种投掷物,人造烟雾区人造轰炸区,一雷多响的骚操作也发生过几次,可是对手也很强,部分突击高手穿烟拉枪也有横扫千军的操作,一场新手试训硬生生的打出了全国级比赛的架势,黄明昊看的嗷嗷直叫,左蹦右跳。

李希侃抱着隔壁站在OB区,神情淡然,不动如山。


黄新淳摸了摸下巴:“还挺有点队长夫人的气势。”

毕雯珺突然回头笑眯眯的看着他。

毕雯珺对他们素来是不爱笑的,不爱笑不代表他不开心,用他自己的话说,笑这件事情,同时要牵动脸上太多块肌肉,很累。

而他很懒。

所以他这么一笑,笑得黄新淳腿都软了。

“咋?”黄新淳颤颤巍巍的问。

“没啥,”毕雯珺笑笑,“这个月加奖金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【毕侃】【航线日记day31】《在网吧不要随便捡菜鸡》

*最近遇到了好甜好甜的事情

*感觉可以写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7

朱正廷差点冲过去看看黄明昊今天是不是发烧了。

他以前可是从来没有喊过自己一声哥的。


“黄明昊?”李希侃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“是我啊!”黄明昊像颗小炮弹一样冲过来怼开了朱正廷,一把抱住了李希侃:“是我呀哥!我是小昊啊!”


“我妈跟我说你来这里读书了我都不信,这么多年我早没了你的联系方式,”黄明昊抓着李希侃叽叽喳喳吵个不停,“我妈找你妈要了你的电话给了我,我打过去却发现停机了。”

李希侃挠挠头,想起来好像是因为那个号他已经换掉了,换成了一个本地的号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哥,这咋回事儿啊!”黄明昊转转眼珠,小脑瓜好像突然开窍了一样,“毕雯珺!是你让我哥过来的是不是。”

“是啊。”毕雯珺笑着一点头。

“哥你是不是……””黄明昊!先吃饭吧。”

黄明昊眨了眨眼睛,再看看李希侃,竟出乎意料的闭了嘴,拉着李希侃往食堂走。

“我哥厉害呗?”滚烫的小笼包也塞不住黄明昊的嘴,他一边把嘴里的小笼包吸溜的颠三倒四,一边迫不及待的等着听毕雯珺对李希侃的评价。

“嗯。”惜字如金一个字。


自己的水平菜到什么程度自己心里还是有点B数的,毕雯珺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也是正常的,即便是这样李希侃还是抬头看了他一眼,却看到毕雯珺双眼含笑的看着他,把自己的蒸饺夹了两个给他:“快点吃,你还有事。”

我能有什么事,李希侃低头沉默的往嘴里塞蒸饺,晚饭都蹭了一顿了,怕不是要赶我走了。


“我来?”李希侃站在大屏幕前,指着自己,目瞪口呆。

“对,你来。”毕雯珺的手又回到了口袋里,似乎是吃饱了开始犯困一样,懒洋洋的靠在一边的桌子上。

“这样不太好吧……”李希侃挠挠头,“以前这种工作都是谁在做啊……”

“是我,”朱正廷笑笑,“我没意见。”

李希侃抱着隔壁盯着大屏幕上密密麻麻的98个ID,他深吸一口气,闭上眼睛,过了好一会儿,久到毕雯珺以为他站着睡着了,他才睁开眼睛,深吸一口气,朝着毕雯珺走来。

毕雯珺抱着隔壁看着他,李希侃一伸手,把毕雯珺圈在了自己和桌子之间。

毕雯珺:“……”

李希侃伸手从毕雯珺身后拿走了桌子上的激光手电。


“这个,这个,这个,这个,这四个一组,他,他,他和他,他们四个一组,他和他,还有他,他们三个一组,完全可以三打四,如果一定要四个人,再带一个他……”

李希侃的语速飞快,激光手电的绿色荧光在大屏幕上纷飞雀跃,黄新淳和朱正廷两个人记录的速度都赶不上他排兵布阵的速度。

“你们不用上场,”李希侃关掉激光手电,看回毕雯珺的方向,“这个阵容,没有菜鸡。”


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,伴随着毕雯珺对李希侃的无条件信任,其他人都选择了对李希侃无条件的信任,但这完全是出于他们对毕雯珺的信任。

黄明昊或许不是,他当然会信任李希侃。


不得不说李希侃的排兵布阵给了他们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,每一个战队的人员配置几乎都是刚好,突击手狙击手指挥位一个不落,每个人的才能都发挥到极致,包括刚才被李希侃称之为“狗杂碎”的那个人——他被李希侃完美的“安排”掉了。

“他的三个队友都是投掷物高手,他们在比赛一开始就用投掷物把他和对手一起搞死了,在比赛中恶意杀死队友是犯规,但是投掷物比较微妙,除非你正面朝着队友丢,否则基本都算是误伤,扣分归扣分,但是不至于停止比赛。”朱正廷小声给毕雯珺分析道,“而他们三个人本身能配合的很默契,所以少一个人,对他们而言反而是好事。”

“他这种能力是怎么来的?”毕雯珺问朱正廷。

“你那句话说的是对的,”黄明昊此时突然插了进来,拍了拍毕雯珺的肩膀。

“在网吧不要随便捡菜鸡。”

“因为你也不知道你捡的,是不是真的是个菜鸡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【毕侃】【航线日记day29】《在网吧不要随便捡菜鸡》

*今天有点少

*忙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6

“如果你再吵,我就取消你接下来的试训资格,你看看你现在的成绩,”毕雯珺转身看向大屏幕,他连抬手指一下都懒,“还是很有可能进入青训营的。”

毕神毕竟是毕神,那种懒懒散散的声音却仿佛有千钧之力,话音掷地有声,几句话砸下去,满场鸦雀无声。

“你,”毕雯珺依旧懒的抬手,他冲那人一抬下巴,“给他道歉。”

毕雯珺看向旁边椅子里那个低着头的小胖子。

“我凭……”那人刚说出口两个字,却看到毕雯珺盯着他的目光,那目光没什么感情没什么波澜,却偏偏让人读出了万般可能,愤怒,警告,威胁,蔑视……

“对不起……”那人不情不愿的乖乖道了歉。

“希侃。”毕雯珺又一次开了口,“你给他道个歉。”

李希侃转头看向毕雯珺,毕雯珺却冲他笑了:“看他不爽可以杀他一百次,艾伦格米马拉萨诺维寒迪,你可以纵横四个地图疯狂追杀他,但是,不可以骂人家狗杂碎。”

李希侃眨眨眼睛,他也在他眼中读出了万般可能。

乖,骂得好,委屈一下。


“对不起!”李希侃一个转头,极其爽朗的道了歉。

“走了,”毕雯珺终于抬起了他金贵的手,抓住了李希侃的手腕,带着他走回到刚才的电脑边,路过黄新淳时顺便说了句“叫昊昊下来准备打四排了”。

黄新淳低头给黄明昊发微信。

“快来,多一个电灯泡多一度光。”


等黄明昊下来的过程中,黄新淳收集了一下刚才二队对于比赛OB的反馈,就放二队自己练习去了。

黄明昊很快推门进来,先看到拿着笔记本站在大屏前的黄新淳,然后是电脑屏幕后面的一撮毛,应该是毕雯珺。黄明昊走到了黄新淳旁边,从背后戳戳他:“当啥电灯泡?”

黄新淳记笔记记得太专注,被黄明昊吓一跳,喘了两口气后转头去看,发现毕雯珺旁边空无一人。

“哎?”黄新淳奇怪了一下。

“他去洗手间了。”毕雯珺眼睛都不抬的回答。


李希侃上完厕所正在洗手,突然身旁走过来一个年轻人,李希侃抬头看了一眼镜子,却在一瞬间开始怀疑自己上错了洗手间。

那人似乎发现李希侃在盯着他,也从镜子里冲他笑笑。

“你好。”李希侃很不好意思的点点头,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。

“你好。”那人很大方的一笑,抽了纸擦干了手,“握手可能会很尴尬,我是一队队员朱正廷。”

“我是来找毕雯珺的,我是他的……呃…..朋友……我叫……“

完了!不会这么尴尬吧!介绍到这里,”李希侃“三个字被哽在了喉咙里,李希侃刚想飞快的另起一句,却被朱正廷抢了先。

”李希侃,我知道。“他笑得依然很好看。

李希侃快哭了,真好!帮他解围了!


朱正廷带着李希侃回到了试训室,听到开门的声音,大屏前的两个人转过身来,黄明昊先笑了:“正廷……哥?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毕侃】【航线日记day27】《在网吧不要随便捡菜鸡》

*今天更新比较早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5

这实在是不像那个拿着小手枪,畏畏缩缩的只敢试探性开枪的李希侃,毕雯珺想了想,突然一伸手,圈住李希侃的腰,把人捞到了自己腿上。

“可能你亲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。”毕雯珺把李希侃的手放在鼠标上,再握住他的手。

李希侃愣了一下,脑海中不知为何突然飘过一句“坐上来自己动”。


可他现在已经坐上来了,却还不能自己动。


毕雯珺把头垫在他的肩膀上,控制着角色的动作,李希侃当然不能自己动,否则下一秒就可能撞墙。

“他刚刚在废墟那边出现。”这是李希侃刚刚在黄新淳旁边看大屏OB留下的印象。

“PUBG这款游戏,精准的杀一个人,可比全杀死要难。”毕雯珺在他耳边吐出这句话,这么近的距离耳机没有必要,李希侃的耳机早就被摘掉了。

剩最后一个人的时候,毕雯珺早就锁定了他的位置,他在一颗树后面左右横拉反复试探,毕雯珺操纵着李希侃丢了七八颗手雷,在人造轰炸区中,一梭子子弹横拉过去,解决了他的性命。

那个被李希侃称之为“狗杂碎”的ID终于从屏幕右上角弹了出来。


黄新淳面沉似水的将目光从大屏幕上移开,准备转身看向选手区,却在转到一般的时候被旁边两人交叠的坐姿哽了一下。

PUBG是怎么打出爱情的,万年单身汉黄新淳很想请教一下毕雯珺。


可是在他开口请教之前,选手区已经骚动了起来。

“妈了个把子的!你个累赘!要不是你老子这把还能吃鸡!”

黄新淳终于转完了自己半个身子,目光狠辣的看向前方。


“你个猪!你他妈玩什么PUBG!玩什么吃鸡!回家粪里刨食儿行吗?自己菜的一批还要拖累我!”

“裁判!有裁判吗?我要举报有人开挂!”

李希侃看了一眼黄新淳,他现在的姿势不太方便回头看毕雯珺,他猛的从毕雯珺腿上站起来,咻的一声就冲了出去,毕雯珺刚想伸手拉住他,却被他一巴掌按了回去。


毕雯珺痛苦的蜷起腿倒在了键盘上。

他刚刚起身时手撑的地方好像不太对。


黄新淳只觉得脸侧刮起一股小旋风,电光火石之间一坨黄色的东西已经从身侧飞了过去,黄新淳看向毕雯珺,毕雯珺捂着双腿之间倒在了键盘上,他才想起来今天李希侃穿的是黄色的衣服。


“你骂谁呢你个满嘴喷粪的……”

又来了,“狗杂碎”三个字在嘴里颠三倒四生死轮回,就是说不出口,舌尖顶着牙齿,几乎要把门牙顶出去,“狗”字的口型已经做好,可是发音却哽在了喉咙里,像是突然间有人给他嘴里塞了一个带壳的煮鸡蛋,吞不下去吐不出来。

李希侃只好另起一句,就像是另起一行那样。

“你个狗杂碎!”

终于把话说顺畅了。


“你谁?”那人盯着李希侃。

“老子杀的你!”李希侃抱着胳膊站在那人面前,倒显得有几分威风凛凛。

“你是不是开了挂!”那人一指李希侃,“我要跟你solo一局!我不信!”


“他是开了挂。”

那个懒散的声音,和微信语音里的一模一样,李希侃不知道他还要在那张电竞椅里赖多久,他终于站起来了,一步一步的走向李希侃,走向这混乱的漩涡。


“我就是他的挂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



【毕侃】【航线日记day25】《在网吧不要随便捡菜鸡》

*今天差点就鸽了

*我真是好苦逼一女的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4

试训一共六局,都是单排,毕雯珺让李希侃打了三局,基本上他都是一枪未开,要么靠苟且偷生苟到二十名左右,要么早早的死掉成盒,开始旁观。

三局之后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,毕雯珺朝着李希侃走了过去。

“怎么样?”

“这里是……你家吗?”

没想到李希侃还惦记着这个。

“算是,”毕雯珺一点头,“这里十层以上是宿舍,一队的队员每个人有一个80平的公寓房,所以算是我家。”

“游戏,打的爽吗?”毕雯珺指了指电脑屏幕问他。

“爽!”李希侃咧嘴一笑。

毕雯珺回到大屏幕前和黄新淳讨论刚才的观察结果,李希侃探头听了一耳朵,毕雯珺余光瞟见他探头探脑的样子,顺手招他过来。

“不是什么机密,想听就听吧。”

“或者说两句,从菜鸡视角来看有什么不同的见解?”

李希侃愤怒的抬起头,毕雯珺抱着臂好整以暇的看着他,笑而不语。

李希侃蓦地脸红了一层。他定了定神,指着大屏幕上密密麻麻的ID开口。

“这个人,攻击性很强,防守性和警惕性不足,或许他觉得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,或者防御不重要。”

“这个人,警惕性非常高,这是好事也是坏事,好事是他基本没有被人成功偷袭过,还能反杀想偷袭他的人,坏事是,每次需要转移的时候,他会抓不住最佳时机,而错过最好的新地点。”

“这个擅长用狙,这个擅长用AKM,这个擅长用栓狙,而且补枪很快……”

李希侃语速飞快的几乎把98个人都点评了一遍,然后突然停下来,指着其中一个ID。

“刚才打了三局,这个人吃了两局鸡了,你们是不是觉得他很强?”

黄新淳皱了皱眉,未置可否,毕雯珺摸摸下巴,示意李希侃继续说下去。

“他不能用,如果我没记错,吃鸡出了单排,还有双排好四排,而他恐怕只能打单排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黄新淳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声,方才,看在毕雯珺的面子上,当李希侃在屏幕前指点江山唇舌飞扬的时候他并没有出声,而此时他终于忍不住了。

“你们只要安排一局双排或者四排就立刻能发现问题。”李希侃从大屏上收回目光看向毕雯珺,却像是触到了什么开关一样,突然切换回了那个畏畏缩缩的状态:“呃……我是不是…说太多了……”

毕雯珺拍拍他的肩膀,让他回到座位上,转过身对着黄新淳耳语了几句,黄新淳倒是没有犹豫,点点头就出去了。

李希侃坐在那里紧张的搓着手,在想自己是不是得罪了黄新淳。

毕雯珺把一瓶水放在他旁边,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来。

“说的很好。”

李希侃专注的给角色换衣服玩,硬是把绝对求生玩成了绝地暖暖,以此来逃避毕雯珺专注的目光。

“想让我陪你玩一局吗?”毕雯珺突然问。

这个人问话很有套路,像个情场老手一般,他不是问你“要不要打一局双排”,而是“想让我陪你玩一局吗?”这个问法就有很大的问题,“想”“让我”“陪你”,三个暧昧的词语三连。

这谁顶得住啊!

李希侃伸手一指前方:“你不盯着他们了吗?”

“盯啊,”毕雯珺笑笑,“等一下还有三局,我让新淳安排了最后两局,一局双排一局四排,一起打吗?”

“双排可以,四排怎么打?”

“我再叫几个人。”毕雯珺拿出手机发消息给黄明昊,让他准备着。

“反正最后都会变成三打四,”李希侃耸耸肩,“我都行。”


黄新淳离开试训室前,领了两个任务,其一,让楼上二队的开OB,一对几的盯人式观察,他要验证一件事情;其二,后三局试训,安排一下双排和四排。

黄新淳回来后宣布了消息,让大家有熟悉的先组队,没有熟悉的系统会随机分配,然后他偷偷给黄明昊发了语音,让黄明昊重点OB那个李希侃说“只能打单排”的那个人。

而试训的人是不知道,他们的电脑有特殊联机,楼上二队的包括黄明昊,只要开了OB,就能看到他们的游戏画面,还能听到他们的队内语音。


单排很顺利的结束,那个人已经三连鸡了,接下来是双排,毕雯珺松松手腕,带上了护腕,坐在了李希侃旁边。

“你要是累了,随时可以自杀。”毕雯珺带上耳机说。

“你能不能对我有点儿期待?”李希侃翻了个白眼。

“没有,我刚做耳机测试呢。”


李希侃已经很不错了,毕雯珺没想到只是今天下午这三场他进步还挺快,虽然依然开门撞墙开车撞树,但起码会捡东西会扔东西,还捡的都是毕雯珺需要的,他越来越能做好一个移动四级包了。

黄新淳一个人OB大屏幕,毕雯珺那组不用看,即便是毕雯珺护着,李希侃也没能走到最后,黄新淳服了一下额,这实力真的是菜鸡中的黄焖鸡了。

毕雯珺刚舔完李希侃的盒,就看到黄新淳冲他竖了个大拇指,毕雯珺微微一皱眉,喊了一声李希侃。

“干啥?”李希侃正看比赛看的入神。

“去新淳那里。”

“哦。”李希侃站起来朝着黄新淳走去,黄新淳摘下耳朵上的蓝牙耳机递给李希侃,示意他带上。

李希侃刚带上,就听到了耳机里传来的咒骂声。

试训室人声鼎沸,队友之间报点报信息抢车不亦乐乎,偶尔有人车被抢了或者被偷了黑枪,放两局粗口,爆几局草和他妈的很正常。

但是有这样一个声音,低沉的,冷漠的,如诅咒一般,隐藏在这一片光明正大的粗口中,正源源不断的灌入另一个人的耳朵。


“抢个车你都抢不到你是个废物吗?”

“看到人你都打不死,你是吃屎长大的吗?”

“那么大一辆车扫不下来,眼睛不需要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,顺便把手也捐了吧。”

“你这雷是想炸谁啊?炸你妈吗?”


这声音真好听,李希侃想,真恶毒。

李希侃把耳机还给黄新淳,走回到毕雯珺身边,重新戴上耳机开始OB:“毕雯珺。”

“要我杀了他吗?”毕雯珺从善如流的读出了他的心。

李希侃摇摇头。

“我想亲手宰了这个狗杂碎!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